唐驳虎:伊朗以色列在海上打起来了,到底咋回事?
资讯

唐驳虎:伊朗以色列在海上打起来了,到底咋回事?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伊朗早在美军空袭“叙利亚民兵”后便展开了报复行动,先后数次袭击以色列船只,双方互相“袭船”已经进行到第四轮。在四次袭船中,双方都有所保留,船体并未遭到严重损坏,预计未来还将有类似事件发生。

2、自2016年以来一直驻扎红海的伊朗“萨维兹”号,宣称是执行反海盗任务,实则是伊朗革命卫队的情报侦听船,用于支援也门内战中伊朗支持的胡塞派,监听沙特等海湾逊尼派国家支持的也门政府军方面行动。

3、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协议并制裁伊朗被认为是局面紧张的根源,而拜登政府意图重启伊核协议,肯定了中俄在谈判中的作用与间接谈判的成果,伊朗方面则要求在美方终止制裁后重新执行伊核协议。目前看来,伊朗——以色列关系很大程度受美国影响,伊核问题谈判仍是制约以色列发动袭击的关键机制。

4月6日当地时间上午,伊朗船只“萨维兹”号(Saviz)在红海遭到了据称是水雷的袭击。

而一名要求匿名的美国官员称,以色列方面已通知美国,表示是以色列军队击中了“萨维兹”号,这次袭击是对伊朗早些时候袭击以色列船只的报复。

在这相对平静的新闻淡季,这则不算太大的新闻还是引发了人们的热议。

但实际上,这已经都是伊朗-以色列之间互相的“袭船”海战打到第4轮了!

你来我往第4轮

在美国战机2月25日深夜空袭伊朗支持的“叙利亚民兵”之后不到12小时,伊朗的报复行动就开始了!

2月26日,以色列一艘7万吨级的滚装船(通过跳板“滚装”方式装卸汽车的船舶)“Helios Ray”号(“太阳神射线”)在阿曼湾发生爆炸。

这艘货轮从沙特驶向新加坡,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的阿曼湾突然爆炸,炸出了一个1.5米的洞,但船上的几十名船员并没有受伤。

以色列海运公司表示,虽然爆炸已经迫使“太阳神雷”号驶入了最近的港口,但仍将新加坡作为最终目的地。

这一次以色列货轮被炸,发生的地点是霍尔木兹海峡附近的阿曼湾,这是伊朗军方经常活动的地方。

在这个地方发生爆炸案,很显然就可以迅速将怀疑对象指向伊朗。

当时,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和总理内塔尼亚胡都强硬发声,直指是伊朗所为,将会回应。

以色列官方还放出画面消息称,在以色列货轮遭遇袭击之时,伊朗有多艘船只在附近。

紧接着,3月12日清晨,一艘伊朗集装箱轮“Shahr-e Kord”(“沙赫尔库尔德”号)在地中海国际水域,距以色列海岸只有80公里的位置,船头的集装箱发生爆炸。

伊朗调查小组的一名成员说,考虑到地理位置和货轮遭袭击的方式,很大的一种可能是,这次行动是以色列方面实施的袭击。

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当天则拒绝就此作出评论。

伊朗航运公司的发言人说,这艘货轮从伊朗前往欧洲,船体部分受损,没有船员伤亡。在对受损处进行评估和维修后,这艘货轮继续航行。

3月25日凌晨,以色列集装箱轮“Lori”号(“洛里”)在从坦桑尼亚开往印度的途中,在印度洋北部的阿拉伯海被一枚伊朗导弹击中受损。

航迹显示该船于3月24日国际标准时23:36(当地时间已是25日凌晨)在距阿曼陆地330海里(611公里)的海域被击中,然后迅速减速、转弯,但最后仍决定继续驶向印度。

这艘集装箱船属于位于海法的以色列公司XT Management。公司老板乌迪·安吉尔(Udi Angel)说,鉴于损害不大,货船将继续按原航线行驶,准备在印度进行维修。

这次袭击发生在远离大陆的深海,这显然是伊朗海军舰艇发射的小型反舰导弹所为。但命中部在船尾机舱水线以上部分。货轮出现破洞,但是不影响继续行驶。

由于伊朗使用了正规的军用武器,有可能导致袭船战升级。

“Saviz”号被袭

4月6日当地时间清晨6时左右,伊朗一艘“货轮”“Saviz”(萨维兹)号在红海南部遭遇爆炸袭击,船体轻微损坏。

船舶跟踪数据显示,“萨维兹”号于2016年底抵达红海。

之后的几年里,这艘船只几乎没有移动,通过其他伊朗船只获得补给和更换船员。

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民用商船。伊朗半官方的通讯社塔斯尼姆通讯社(Tasnim)也承认,“萨维兹”号过去几年一直驻扎在红海。

但伊朗人宣称,“萨维兹”号的使命是“支持伊朗护航商船、反海盗的任务”,“为伊朗派去护送商船的突击队提供护航和后勤支持,以护送贸易船只。”

但实际上,索马里海盗活跃的区域是亚丁湾,中国和各国海军护航编队的护送都是从东边的亚丁湾口开始,到西端的曼德海峡结束(上图红色区域)。

过了最窄处仅26公里的曼德海峡(吉布提与也门之间),船只就是安全的。

伊朗船只躲在红海里边反什么海盗呢?骗鬼呢。

实际上,关注国际新闻的人都知道,从2014年开始,沙特等海湾逊尼派国家及其支持的也门政府,就与什叶派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在也门进行漫长的内战。

胡塞武装占据西侧的萨那,伊朗通过荷台达港海上支援。

前政府军则占据南侧的亚丁(其中背景就是热门大片《红海行动》)。

沙特等海湾逊尼派国家联军则从北部的沙特发起进攻,援助自己的盟友前政府军,一起进攻胡塞武装,但不敢直接攻击伊朗人。

“Saviz”(萨维兹)号常年停靠在厄立特里亚与沙特之间的公海航道上,这显然是伊朗革命卫队的情报侦听船,用于监听沙特方面的作战行动。

以色列发起袭击的,可能是其海军拥有的潜艇,也可能是小型舰艇。可以从以色列南部濒临红海的海港城市埃拉特出发,航行距离不远。

前述的美国官员还表示,另外,袭击时间向后推迟了,这可能是为了让刚刚通过该地区的美国航母“艾森豪威尔”号能与袭击现场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但最有趣的还在于,对于这艘停在外海的伊朗情报侦察船,沙特忍了5年。最后是以色列袭击了一下(当然没有干掉)。

战术层次评估

先说战术,双方都还停留在互殴、泄愤的层面。

伊朗和以色列海军虽然都不强,但也都是拥有轻型护卫舰、潜艇的海军,可以利用中型反舰导弹,直接重创、甚至击沉对方的商船。

但4艘货轮在被袭击后,主体和主机并未遭到严重损坏,在经过短暂抢修后,都能以继续航行到附近港口进行修理。

显然双方都没有出重拳,还都是留了一手。也就是说,双方并未完全摊牌,接下来预计还会接二连三发生这样的事件。

但在战略上,在拜登上台前,以色列就声称如果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以色列就会单独对伊朗全面开战——以色列认为伊朗在核协议利用了美国和欧洲,获得了经济喘息,但并没有放弃核进程和弹道导弹进程。

事实上,以色列一直在整军备战,最近更是多次全面检查战机和导弹和防空反导系统的准备情况,还有后勤物资等。

以色列本就装备大量F-15和F-16战机,F-35也已成军,已经多次执行任务。

在防空反导方面,以色列装备大量“爱国者”中低空反导系统,还有国产的“箭”式中高空反导系统,足以拦截伊朗的少量远程弹道导弹袭击。

复杂的中东变局

比伊朗-以色列之间的仇恨,目前制约中东更大的因素还是美国的态度。

民主党(尤其是奥巴马、拜登两位总统)一贯不太喜欢以色列在中东过于咄咄逼人,让美国难办。更不太可能同意以色列大打出手。

相反,奥巴马主导推动了2015年7月的六方(五常+德国,与伊朗)伊核协议。

2018年5月,美国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2019年5月以来,伊朗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但承诺所采取措施“可逆”。

在去年胜选后,美国总统拜登曾提出条件,如果伊朗首先重新遵守伊核协议,那么他就任之后将领导美国重返伊核协议。拜登还宣称,美国将会同其他盟友一起努力,强化并拓展伊核协议。

筹备已久的伊核协议(JCPOA)联合委员会政治总司长级会议于4月6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美伊两国就恢复履约问题展开间接谈判,中俄等协议签署国代表与会。

美国并未派代表参加会议。美伊双方均表态认为谈判不会很快取得进展,但同时肯定此次初步接触。

会议由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莫拉主持,伊朗副外长阿拉格奇、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相应官员与会。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大使出席。

在此次谈判期间,联合委员会同意启动两个进程,一是核领域和制裁解除工作组进程,二是与美“近距离接触”进程;并设立两个对应的专家小组,他们将立即开始工作,并向主要谈判代表报告相关进展。

这是继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5月单方面“退群”后,拜登政府为重启伊核协议做出的“最有力的努力”。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在华盛顿表示,此次美伊间接谈判是“建设性”和“值得欢迎”的,并称美方将中俄两国视为在维护伊核协议领域上的伙伴。

普莱斯说:“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我们并不期待任何立即的突破……但我们确实认为这是一个建设性的、当然值得欢迎的步骤。”

当被问及美政府是否认为中俄在会谈中发挥建设性作用时,普莱斯回答道:“在该领域,我们与中俄利益类似。他们是最初的5+1成员,他们有意维护伊核协议,我们确实视他们为我们在该领域的伙伴。”

但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布扎德(Saeed Khatibzadeh)6日说,如果美国希望挽救伊核协议,就必须终止针对伊朗的全部制裁,这应是“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举措。

此外,哈提布扎德强调,伊朗不会接受任何逐步恢复伊核协议的计划。

与会的伊朗副外长阿拉格奇也称:“解除美国的制裁是重启该协议的第一个也是最必要的行动。伊朗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在制裁被解除后,立即扭转现在的行动,重新完全执行伊核协议。”

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大使在现场指出,美前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并对伊朗极限施压,是造成伊核局势持续紧张的根源。美国早日重返全面协议,是破解当前伊核局势的钥匙。

王群还表示,中方坚决反对美方施加的所有不合法的单边制裁,将坚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不论是美对伊朗的不合法制裁,还是针对包括中方在内的第三方实体和个人的“长臂管辖”,都应当立即解除。

王群强调,中方支持联委会启动两个进程,一是核领域和制裁解除工作组工作组进程,二是与美“近距离接触”进程。

上述进程应确保各方有效参与,保障各方合法权益。中方希望两个工作组能尽快取得进展,并将讨论成果提交联委会核可。

目前来看,五常加德国与伊朗展开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谈判,仍是制约以色列发动袭击的主要机制。

但一旦彻底破裂,以色列认为伊朗核进程和弹道导弹进程已经到了“不能再等待,必须坚决攻击、刻不容缓”的地步,以色列就有可能对伊朗发动外科手术式的空袭。

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国际娱乐网登入 申博太阳城网址登入不了登入 申博太阳城代理平台登入
申博sunbet亚洲 大玩家娱乐平台 连环百家乐庄和闲 申搏官网sunbet
五洲彩票太阳团队QQ号登入 马可波罗娱乐场直营网 568彩票网重庆时时彩登入 五洲彩票app下载
申博太阳城登陆登入 申博太阳城亚洲官方网登入 申博太阳城在线网址登入 申博太阳城国际娱乐开户登入
申博太阳城网上开户登入 申博太阳城维护时间登入 申博太阳城网上娱乐平台登入 申博太阳城138娱乐登入
XSB2222.COM 723SUN.COM 600xsb.com 129SUN.COM DC537.COM
S6187.COM 38csb.com 523SUN.COM 549xx.com 22sbsg.com
176sun.com 898sj.com 304sun.com rp138.com 233PT.COM
404psb.com S618K.COM 129SUN.COM 885jbs.com 758s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