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 |印度疫情下的中国人:拖家带口的我走不了
资讯

在人间 |印度疫情下的中国人:拖家带口的我走不了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社交媒体上,此刻的印度充满了死亡和绝望的氛围:街头大量正在焚烧的尸体堆、医院门口倒下的人们、连夜逃离城市的家庭、向警察下跪祈求氧气罐的男子……

本周三,印度日增确诊病例超过36万例,再次刷新疫情暴发以来的全球最高新增纪录。当日印度新增死亡病例3,293例,也刷新了该国单日最高死亡病例数。

4月28日,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主席斯里纳特·雷迪表示,印度当前报告新冠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被严重低估。据世卫组织分析,印度的感染数字实际是官方公布的20倍到30倍,更大的爆发还会发生。而印度有13亿人口。

印度疫情现状如何?当地人如何面对如此大规模的疫情?在印度的华人面临怎样的生存境遇?凤凰网在人间访谈了两位在印度的中国人和一位印度本土医生。

一个月前,当我第一次听说印度确诊人数又有了反复,我心想是不是数据错了?疫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不应该涨得这么快啊,这不科学。

真没想到疫情会如此反扑,我本来都觉得要结束了,没想到又暴发了。

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

印度的防控从来都是很松懈的,即便是去年3月全国封锁,也没能阻止人员的流动。印度去年疫情不算太严重,然而并不是说印度防控做得很好,而是因为当时那个病毒毒株的毒性很弱。

据《今日印度》报道,印度首都新德里地区1月份进行的第五轮针对新冠病毒的血清抗体检测显示,首都新德里平均每2人中就有1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表明他们曾感染过病毒。

印度从去年夏天开始就走上了群体免疫的路线——放弃治疗、放飞自我,大家都不把这个病毒当回事。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的,觉得这个毒株已经变弱了。印度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疫情已经结束了,生活恢复到了正轨。去年年底数十万农民抗议莫迪农业新政,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居然也没有引起疫情暴发,大家都觉得印度果然是个开挂的国家,病毒奈何不了印度人。

4月初,我去医院接种第二针疫苗。之前这里的医院进门都已经不测体温,也不要求用洗手液,门口已无防护措施。那天我去的时候,门口防疫措施又恢复了。我那时候还觉得奇怪,怎么又开始检查起来了?

那时在印度首都德里的朋友说那里的病房已经爆满,许多人正在死去。可新闻上并没有相关报道。我很怀疑:真的假的?这么严重?

我所定居的泰米尔纳德邦在南印度,跟德里的距离就相当于广东到北京,对德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一来无从确认,二来也觉得十分遥远。

与此同时,我的小区出现一个确诊病例,就在离我几十米远的一户人家。此前,一到下午,我们门口那条小路上好多小孩都跑出来骑车、打羽毛球。突然有一天,有一户人家就被隔离了。防疫工作人员过来撒石灰消毒,打上木桩,把整栋房子给围了起来,以此进行“居家隔离”。不过我感觉那个措施并没有什么用,要出来还是出得来。

我非常奇怪,怎么又开始隔离确诊家庭了?现在确诊都已经无所谓了嘛,政府真是小题大做。去年8、9月份这里最先出现确诊病例的时候,一开始每户都做了隔离,到后来人民群众对此麻木了,政府也不怎么管了。确诊归确诊,就当做普通伤风感冒一样自行处理。

再后来,印度的疫情一夜之间上了头版头条,德里人间地狱般的惨状震惊了全世界……

如今,我们泰米尔纳德邦也在搞封锁。上周星期日封锁一天,本周星期六、星期日两天都全面封锁。车不许上街,除了一些供应日常必需品的商店,其他全部关掉。我们邦这两天的确诊人数一直在上升,几天之内增加了50%。

但人们终归还是要生活的。我现在大概两三天出门买一次菜。我接种过了疫苗,依然会戴好口罩,尽可能与人保持距离。街道上还是老样子,印度的茶馆是当地人社交休闲的一个重要场所,现在这些茶馆现在规定不许堂吃,里面的凳子都倒扣在桌上。于是当地人买了茶以后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喝,依然不当回事儿。

■ 街边茶馆,人们在门口喝茶。

回到家以后,我就会赶紧换衣服洗澡,以避免把外面的病毒带回来。

我还没开始囤积食物,暂时也不打算做这件事。去年封城的时候,我囤积过一些蔬菜,结果都快坏掉了,而外面一直都有新鲜的卖。现在我感觉蔬菜略有涨价了,但涨幅不大,涨多了穷人买不起,这边穷人多。

让我比较担忧的是,最近听其他在印度的朋友说,有不少在印中国人感染了,而且一些是接种过疫苗的。

疫情最严重的是首都德里,我认识的在德里的中国朋友就躲在家里,尽可能不出门。其实在疫情中心的好多人,他们没事也不会跑去拍一下火葬场、医院,还是尽可能避开出门。

我在德里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德里由于死人来不及烧,一些火葬场都是几具尸体堆在一起烧,烧完之后家属们各自扒拉一点灰带回家。

这听起来很可怕,不过背后也跟当地文化有关。印度教传统人死后大都是火葬,而且出于热带地区原始朴素的防疫意识,有规定白天死的必须日落前烧掉,夜里死的必须日出前烧掉,所以印度烧尸的地方本来就是昼夜不停的。现在死人多得来不及烧,就只好几个摞在一块儿烧。

烧完尸体扒拉出来的骨灰,最后都会撒到印度教圣地的河里或海里,因为印度教相信大海底下是冥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印度人才会不忌讳自己的亲人跟别人撂一块儿烧——反正都是殊途同归撒到同一个地方。

印度媒体对于现在疫情的报道没有国际媒体报道得那么可怕,印度媒体对疫情会有正面的报道,比如哪些人在继续抗击疫情,有哪些新的援助到了,接下去疫苗会怎么打。

这几天所有媒体都在报道印度的氧气罐不够的问题,其实也和印度的制度有关。中国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印度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因为每个邦都有自己的自主权。德里受灾最严重,但自己的生产能力有限,假如隔壁的邦不肯放行氧气,德里就会陷入“无氧可用”的境地。而且有的邦扣着氧气也不一定是为了医疗,而是为了保证一些工业用途。所以4月26号,印度政府宣布禁止将液氧用于任何非医疗目的。

前两天我还看到一个新闻,印度已经在动用军机来运送氧气,我就想,氧气为什么要用军机来运?这成本也太高了吧!不能就近吗?除了时效性之外,恰恰是因为陆运会受到沿途各邦的拦截阻挠。

我是1982年生人,年少的时候骑行西藏、去战乱地方摄影,觉得会浪迹天涯一辈子,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娶妻生子。如今一晃已经四十岁了,暂时落脚在印度。

去年疫情暴发的时候印度封锁,那时候太太又怀孕,拖家带口的我走不了。我的太太是印度籍,儿子还没有拿到旅行证,我现在也不可能丢下他们自己回来。目前看来,可能还得在这边待一年。

作为一个去年已经感染过一次新冠的人,这次,我还是很害怕。

我在诺伊达,距离现在的疫情重灾区新德里30公里,开车大概半小时路程。这是一座工业城市,有很多企业:比如传音和小米,也有很多华人在这里,不过去年疫情期间大部分人已经离开。

我在印度快三年了,公司为小米、诺基亚、三星、创维等这些品牌代工手机。公司为我们租了一套别墅作为宿舍。我和我的几个中国同事住一起。

我感染过一次新冠,在去年8月。当时,我在家里被救护车拉走,去医院打点滴、吃药,在医院住了5天。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感觉自己在面对死亡……我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今年4月22号拿到的检测报告显示,现在我的血液里已经有血清抗体了。但这次疫情我还是担忧。病毒已经变异,和第一波病毒不一样。人类对这个病毒的了解也很少,我听说打过疫苗的也有感染的情况。如果再次感染了怎么办呢?

我现在在家里经常可以听到救护车的声音,有时候在白天,有时候在晚上。每次听到,都感觉病毒离自己很近。我知道救护车数量有限,也许穷人都叫不起救护车。

我听华人朋友说,他们身边有印度同事感染死亡的。我们也有印度同事感染了,工厂已经停工,至少停一个月。

现在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朋友被感染的消息。昨天,我身边又有2个中国朋友被感染了。我和去年回国的朋友还有联系,他们都挺担心我的。我的父母都在国内,他们看到新闻上的印度疫情,也很担心我,但是也没有办法。我尽量不主动告诉他们印度疫情有多糟糕。

最近我在的印度华人群里,感觉大家都很恐惧,都希望尽快离开,但是没办法离开,很多国家都不允许印度的航班进入了。我觉得我们在煎熬。留在这里的大家有任何最新消息都会发到群里,然后相互提醒、鼓励,也只能这样了。

我在宿舍待了一个星期了,计划从今天开始隔离一个月,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措施。我所在城市的街道现在没有全面封锁,只是晚上5点到早上9点宵禁。白天的街道上,印度人还是到处跑,感觉大家和没事人一样。

■ 我所在城市的街头

我上个星期五去新德里一家机构做检测,在采样的过程中,我发现医生都没有戴防护眼镜,就戴了一次性口罩,防护服也是破的。当时我没有拍视频,不敢多逗留。普通人戴口罩都是鼻子在外面,口罩是布的,一直戴同一个,有的人连口罩都没有。

我最近的感觉就是,很累,很烦,很生气。

我是Neeraj Ravishankar,在印度南部城市Cochin一所医院工作。印度的医院现在都特别拥挤,我所在的医院也是。

我本来在医院的消化科,但最近进重症监护室(ICU)的病人特别多,20多天前,医院管理人员叫我过去帮忙。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要去做一份危险又累人的工作,我非常生气和不解。

■ 我在这所公立医院跳舞,苦中作乐。

我现在每天晚上7点到凌晨1点上班,一直穿着专门的医用防护服。其实这些防护服也不是100%安全,我也可能会被感染。我身高1米84,非常高大,防护服穿起来又紧又不舒服。我和其他两位医生一天要照顾大概25个病人,我们都很累。最近有很多新冠患者在ICU死亡,每天都有。我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死去,感觉无能为力,也忍不住思考,他们死之后,爱他们的人会怎么办呢?

我也想休息,我也想玩,我也想和爱的人在一起......我和女朋友在一起四年了,她现在在中国,因为疫情我们快两年没见了。我们每天都打电话,她知道我在ICU,很担心我,让我小心一点。

本来1,2月份疫情已经控制得差不多了,3、4月份选举就来了。群众举行集会,人们外出投票......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我没有去任何一场集会,我觉得他们都很愚蠢。人们好像根本不在意疫情,也不知道潜在的风险。政府官员也只想着投票的事,根本不在意可怜的群众们。

这些人在选举集会上的时候,有想过他们后面也许会进医院么?

我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读的临床医学专业。我当时很喜欢中国文化,一直想出去留学,加上我喜欢生物学,我妈妈、姐姐、姐夫都是医生,我也就去学了医学。毕业之后我就回印度工作了。这期间来中国玩了两次,第三次想来的时候疫情就开始了。

我在的医生群里的医生现在都很害怕、疲惫、愤怒和不知所措,特别是初级医生和实习生,因为我们在一线。我们经常讨论,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人们还不戴口罩?还不彼此保持社交距离?我感觉我的医生朋友们这次比去年还要怕,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人病感染毒?

我的家乡cochin是一座海滨城市,气候宜人。我家距海边8公里,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会去海边散心。五天前,我才去过海边。看着大海,我想到了疫情前的时光。我真希望疫情快点结束!日子快点回到从前吧!

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手机APP下载登入 申博太阳城国际娱乐网登入 申博太阳城返水登入
申博支付宝充值 太阳城集团娱乐网 申博太阳城真钱打牌
腾讯分分彩走势 摇彩票排列三、五 大无限彩票是真的吗直营网 阳光在线正网代理
申博太阳城SUNBET官网登入 申博太阳城亚洲开户登入 申博太阳城SUNGAME游戏登入 申博太阳城有限公司登入
申博太阳城是什么登入 申博太阳城sunbet开户登入 申博太阳城开户网站登入 申博太阳城138娱乐网登入
3333XSB.COM 134sun.com XSB558.COM 66sbib.com 844TGP.COM
44sbsun.com 134sun.com 986ib.com 898cw.com 8DCS.COM
768XTD.COM 238PT.COM aj138.com 187PT.COM 158jbs.com
22sbmsc.com 000XSB.COM 1112939.COM 78XTD.COM 8NJS.COM